雪国红扇

神奇女侠好看啊,如果出第二部肯定看。
就画面来说有几幕很美,女主颜美身材好腿特长!
立意也不错,女主先单纯的觉得是要杀死战神阿瑞斯就可以了,但是杀死德军首领后发现德军战士还是准备投毒气弹顿时不能理解一直以来坚信的信念被推翻,然后爆发之际想起男主的观念,站在自己的信仰那一边就好(虽然我自己是没理过来爱是正义这个理论咯……。
男主形象其实塑造得不错,其实男主才是现实中会存在的超英,虽然,果然,死了。
字幕不行,有句话字幕晚了几秒,还有个地方翻译成独孤应该是搞错了吧……

        有些喜欢只能扣在玻璃罐里,擅自和低级的、不加思考的、本能的混在一起总会有一天把所有的喜欢全都毁了。

突然想起

突然想起kt刚出道那会儿上utaban主持人逗kame说比组合先出道队里肯定有人对你不爽,然后两个两个灯,kame生气状的跑下录影棚,jin站起来笑着冲kame招手说,回来啦快回来啦。主持人说都是事务所的问题啦不怪你啦,现在没有招手呼唤了又是怪谁呢。

所谓自掘坟墓

萌了一对cp,准备好脑洞准备产个粮,大纲码了一半爬到另外的cp了……心太荡,手速跟不上……

现在还是“虽然喜欢的必然是能带来痛苦的,我也不能因为会痛苦而不去喜欢”的状态,虽然真的很痛苦,感觉很难再生出那么深的喜欢的力气了,可是喜欢上KAT-TUN我一直觉得是我的命运的啊……命运是无法反抗和躲避的,如果没有遇见你们,我又会在哪里。

身处不同世界观的五个人因为某种原因不时的聚到同一个世界,解决或完成某样事以后才能回到各自的世界。每个世界原本就有对应的五人但性格与主角们性格有所偏差,到某个世界聚集的方式是其他四人借用这个世界对应的人的身体(不符合这个世界观的能力只能发挥一部分),syori是有点修真背景下刚出师下山的小少侠,kenty微超能背景下的普通高中生,fuma是蒸汽朋克世界馆下混黑道走私的,mari是西方奇幻背景研究东方文化的小法师加小王子,so科幻背景下机甲修理师后来当了机甲操作员。故事开始时是都还小的时候,每次聚集的时间都不定,跨越了几个人的成长。

番外一kenty看到本世界的idol利演的电影海报,特意买了海报随身携带聚集时给利利及众人看,然而在syori的世界聚集后syori却表示我们是在拍戏吗?还是被恶作剧了?SZ的新团番?      超出这五个世界的syori进来了,事件就是要把人换回来,不能聊电影kenty有点失落,相似而又不同的人让双方也难以自然相处,syori想起五人东京合照的事情,而少侠版syori对拍杂筹备番组演唱会也很手足无措。

脑洞

小王子利利和他的四位侍从闯荡江湖的故事,关于成长,陪伴,信任,还有走江湖要靠武器和智商和钱的故事,西方奇幻风也好

一些段落 1,很大的“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灿烂夺目的莹白花火大股喷出,散开,缓缓飘落。 历轲跟在穿着银白防爆衣挥着烟花的破门者身后踏入门内。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其他都不存在。耀眼光芒下历轲五官呈现雕塑般的质感轮廓,点点碎光飘落装饰他冷峻外表也将他和尘世分开,眼睛微眯眼神疏离透明,喻奕趴在窗边仰视历轲,只觉得仿若天神在神迹中降临。 我去啊!历轲真TM帅!路人黑转粉!哦不……转路人粉。 2,凉风三四缕,星辰七八点,蚊子九十只,两个人,一次“私会”。 “拿着。” “私会”发起者历轲递出一罐啤酒。 “叫我来干嘛?” “喻奕,这段时间我们熟悉一些了对吧。” “是啊。”喻奕拆开啤酒喝了起来。 “其实我觉得你人挺不错的……真的。”历轲说得真诚,依喻奕的判断,历轲这句话说得和他想吃炸鸡一样真诚。 “……”喻奕慢慢把啤酒咽下,怎么有点不太好的预感,这话在最近看的偶像剧里出现过啊。 “所以有些话我认为到合适的时机了。”以前都不算认识,以后感情深了更伤人。 “……”喻奕默默把啤酒放到一边,为什么一副要表白的样子! 历轲话锋一转,“你对我评价怎么样,我是说相处方面?” “呃……你人挺好的,我以前还以为你很难接近呢,谁叫你老是一副冷脸呢,熟起来发现你性格蛮好的还特别逗哈哈。”对你没有别的想法了! “其实我有很多缺点的。”所以不要对我太…… “其实还有很多人都觉得你很不错的。”所以你看看那些花花草草啊! 历轲看着喻奕真诚发亮的眼睛心情复杂,一直隐约觉得喻奕对自己态度特别,这次试探完全坐实了猜想。“喻奕……” 前方检测到高能反应,请求撤离!喻奕一脸我不想听,拒绝如历轲这样自信爆棚以后还要当队友的人又要干脆又要委婉难度真的很大! 历轲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喻奕不是脆弱的人!“喜欢我这么久不容易,可是真的对不起……” 撤离失败!不过,这啥? “我觉得你是很好的人但是对你没有那种感觉,我相信你认识那么多人一定有比我优秀的人……” “……” “希望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 “系个头哦!我没有暗恋你!” “哦。” “你不要用一副‘我知道你很尴尬难过不用撒谎了我都懂’的表情看我!” 经过一番深刻交谈,历轲勉强相信喻奕没有暗恋他了。 “不过你也是惦记我很久了啊~” 喻奕翻着白眼看他,然后转头,“诶!我看到了乐……” 历轲一手环过喻奕肩膀捂住她的嘴。 喻奕往后仰头瞅他,瓮声瓮气道,“封口费。” 同时伸出三根手指。 “OK,三星期炸鸡。” 喻奕用指尖拉开历轲捂住她嘴的手,轻轻摇一下,“成交!” 本意是三天三个人的炸鸡,但是既然你这么壕,我当然成全你啦~ 3,

我否认我其实不想维持内心孤独的状态,但是又感情逻辑不足的觉得我必将孤独,不知从何时而起何时结束,缺乏逻辑的感情推理又是不是有精神疾病的一种体现呢?其实这种推理是毫无论据的,但是论据也是些缺乏逻辑的感情的消失,对,我总是在理由不充足的情况下停止和失去一些感情。也许只是我极端迟钝,下意识的回避了伤我心的元素,只是知道要停下感情了。

         一

        “……咳咳,我死了。”一片寂静中我望着昏暗的天空自言自语。

        没有人回答我,当然,没有人听得见我的声音。

        我亲爱的队友总是嫌我聒噪了些,常凑在一起商量如何趁我不备把我弄哑还他们一个清静,说着说着路晓乐轩搂在一起着笑成一团,历轲也是一脸忍俊不禁,而现在他们身边环绕着凝滞的死寂向着目标地去了。我想叮嘱他们危险,我想告诉他们我知道的消息, 我想问他们会不会惦记我, 但他们听不见。

       天已经完全黑了,路晓用手机搜了一下,领着沉默的大家进了一间看起来相当眼熟的高档餐厅。历轲推门进去的那一瞬,我默默的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在指间留一条缝。他们三个脚蹬鞋背沾灰的靴子,身穿灰不拉几的夹克,这一副等着被人赶出去的打扮配着地痞找事的表情踏入店内时我相信大厅一角琴师手里流淌出的小提琴曲微妙的停顿了那么一秒。到底是高级餐厅,在门口几位侍应生对视几眼,历轲军靴在刻意做旧渲染古朴氛围的地板上留下三个清晰脚印后,来了一位打扮精致整洁我目测年龄三十左右衣着与其他服务生略有不同的女士,她走过来淡定的含笑询问,而历轲冷冷的俯视着她,说了几句这位女士做了个手势领着他们上楼进包厢。我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下他们几个在地板上留下的脚印不知要清理多久后赶紧去找到他们。

       这里的包间内部都有不同主题风格,我找他们时看到有以暗红实木装修为主的低调奢华中国风,砖块垒成桌原木刻成椅的原始粗狂风,还有墙上各色夸张涂鸦挂着黑色丝网的阴暗诡异风。最后我在一个装修得非常好看的包间找到了路晓他们,包间是华丽精致的西洋风格,有着复古雕花的大圆桌和大靠背椅子,桌上小花瓶插着仿真度非常高的假花,门口还杵着两个中世纪骑士盔甲。

       我看到他们时,他们三个像网瘾小青年聚会似的,一个个都摸出自己的手机在摆弄。

       路晓看一眼自己的手机,“我手机没信号,乐轩你的那些东西能用吗?”

       乐轩还没回答,历轲就站起身,“我来看看。”

       乐轩瞥他一眼,对路晓道:“我三个联络器一个不能用了,局里发好像还可以但是不要用比较好吧......还有一个加密的我看了下应该可以用,只要有人接收的话......”

      “那就不用了历轲。”路晓拦下历轲,“既然还联系的上,我们好好吃个饭就行了。”

       历轲看起来已经找到好几个装了东西的地方,听了路晓这话也懒得动手了,坐回座位无聊的在手机上划来划去。过了几秒历轲路晓突然同时扭过头,乐轩正站在门边举着手机拍照。

        “乐乐你干嘛呢?”

         “拍照啊。”

        “你拍照干嘛?”

         “喻奕喜欢这种风格,我给她拍的……”他语气淡淡的。

      路晓历轲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而我有点意外。

     “怎么说她也算是替我去的……”还是淡淡的语气。

       “哈......这呆子......"我忍不住念一声他的外号,我能猜到他会这样想,但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内疚。

      “行了。”历轲打断乐轩,“她是我们讨论出来的最佳人选,最后做决定的是我。”

       乐轩避开历轲的眼睛,抿着嘴道,“其实考虑到后面的布置,有牺牲可能的任务该是我去的,而且都是你们三个在说......”

      历轲语调冷硬,“是我的错,我太自信……”

       “行啦......反正谁合适谁去做,这不是我们商量好的吗,在这里争个什么劲!”路晓很是无奈,“喻奕当时自己也没觉得有问题怪谁啊,我们回头看也是看到底哪里不对,省的以后死的不明不白的。等会儿吃完到酒店再聊,别一个都是我的决定一个该死的是我的样子傻不傻啊。说起来我老觉得喻奕在哪看我们吵架觉得好笑呢!”

       呃……看戏看得正欢的我忍不住移开眼睛抖了抖。

       

       没多久,菜上桌了。我看着菜里没夹金银珠宝也没带子弹炸药,他们吃了几口也没毒,顿感无聊,于是去别的地方逛了逛,等我回来他们吃得差不多了,而且恢复到了平时比较和缓的氛围。

       乐轩慢慢拌着碗里的汤,若有所思,“接下来……我……唔!”

        历轲往乐轩嘴里塞了一筷子肉和辣椒,“没轮到你表现。”

         乐轩瞪着眼睛使劲嚼,“我还什么都……唔!”

        路晓又往乐轩嘴里塞了一筷子蔬菜,“会有人来找我们的,不管是来找茬还是和谈,您老就歇着吧。”

         “……”

          “你们想噎死我吧!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乐轩瞪着历轲,“而且好辣!”仔细看乐轩辣到耳朵发红眼框都湿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路晓历轲还有我齐齐给他一阵狂笑。


         擦掉眼角笑出的泪,无所事事的我怀念起从前。我认识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算认识吧,很早前打过交道有一点浅薄的交情的时候,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像现在这样他们闹着笑着的样子。本是萍水相逢而已,也许是缘分的牵引让我们成为了能影响彼此的人,像星辰在各自轨道运行偶然交错并行,星轨最终未必改变,但互相照耀过的星光,彼此牵扯的引力,或许就是蝴蝶煽动的翅膀。

2020.1.1

      “喻奕,这边。”一片氤氲雾气中,有人对我招手。

       我不禁露出笑容向他走去,“小事情,我该说你小气好呢还是大方好呢?也算半个欢送会,你就请我吃火锅?”

       肖时倾接过我的大衣,替我拉开椅子笑道,“火锅才对你的胃口啊,快吃吧,看看你喜欢的我都点到了没有。”

       锅里果然有我喜欢吃的,“小事情到底是小事情,我们部门可靠的顶梁柱,情报收集......一流!”我给他一个大拇指。

        “‘我们部门’?说不定很快就不是了。”火锅的雾气让他把眼镜取下来放在一边,而我隔着薄薄雾气看不清他的表情眼神。

       “诶?”

        一时间只有火锅“咕噜噜”的声音和香料的温暖香气填在我和肖时倾之间。

        “我……”我决定缓和下气氛。

        肖时倾突然笑了一下,“你也别内疚,你进了呢我在内部也多个人,没进呢……”

        “切……我一定会进的。嗷好烫!”我咬了一大口油豆腐,结果被里面的汤汁烫到。

        “你改改你这时不时犯个傻的‘爱好’吧......“他给我倒杯水,”其实我打听到一些事……”

         “什么?”

          “关于参加的人,来路很广,安全部十组的不少人会参加……历轲很可能也……”

          “历轲——?”我停下筷子。关于历轲我有非常不愉快的回忆,申请进十组并为了考核做了十足准备却被历轲这个空降兵挤走位置,去练枪看到他近满环的成绩,局内各项考核表我总能在我的名字前面看到他……我本想着他这种空降兵据说还是张冷脸肯定人缘一般,结果我打听到的是人缘倒还不差。“还有吗?”

         “这个嘛……”肖时倾笑盈盈的,“一方面我不能完全确定,另一方面……我还是给你留些惊喜吧。”

        “……只有惊吧。”这次安全部部门破天荒的招新大选拔不知道还会来些什么“妖魔鬼怪”,让人兴奋又紧张。

        几日后。

        X市的天气真是绝了,明明位于北方,冬天却是湿冷的,我一路上冻得一直发抖。十二局也真是好样的,还没开始就给大家一个下马威。我下车向上线报告后上线给了个提示要我自己徒步走过去,虽然这并不难但着实够让人讨厌。那边给出的集合地点提示是一个字“木”,十二局虽然一贯神秘,但还没保密局情报部那么神秘到神经病,再加上这次大面积招新不可能一开始就很难,不用做过多的解析,我猜是类似废弃的木材加工厂造纸厂或者森林公园的地方。我搜索了一下周边除了有废弃的木材加工厂还有一个挺大的森林公园里面有个所谓的X市森林水利调配局,但是我要去只能绕一个大圈绕过大半个森林公园或者找到后门从这个情况不明久无人打理的森林中穿过去。

         斑驳的小铁门上,铁锈被蹭掉了点掉在地上,杂草和枯叶铺满的小道也有几个不同脚印。果然有人比我先到,虽然我路上防止被跟踪多费了点时间,但动作还是挺快。

         走完将近一半的距离,我耳边已经不是各种诡异的鸟叫而是我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跳青筋在额角弹。隐隐的清冷草木香气有安抚镇定的作用但完全不足以抚慰我。我一路上忍住不住一直在心里问候十二局各位和他们的亲戚们,一开始就说要在此住宿却没交代需要多久,所以都会多多少少带行李,而拖着行李徒步到集合地点根本就是变相的负重体能考验,我选择从森林间穿过去更是加重了负担。一路上偶尔碰见其他人,没有一个像我这么累的,但愿到基地可千万别做心理测试,我很大可能会测成一个反社会兼人格躁郁症患者。

        “嘿!”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我的手臂,把我吓了一跳,我心里正专注的背出题者的家谱有点心虚。

        对方看起来像个和朋友相约来公园玩探险游戏不小心走散了的大学生,他拉住往肩两边下滑的双肩背包,“你也是来参加十二局的选拔的吧?”

        “……是。”果然不是普通大学生。

        “我手机没电了怕迷路我和你一起走好吗?”说着拿出手机示意了一下,“噢,作为回报我帮你提行李吧。”

        “呃……”

        “你背我的包,你行李给我拿就好。”

        “行啊……”心里迅速的盘算一下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要是他有问题我也可以对他的行李做点什么,而且,似乎在哪看见过。于是我此行的第一次合作关系在这位的热情邀请下快速达成。

        

        没走多远我就发现和我同路的这个很会聊天,会聊天表现在敏感的事要么不问要么先把自己的说了别人说不说他不会逼问但别人总不好意思白听那么多情报总会透露一些比如:

          “我们部队除了我还有人来但我一路上都没看到。你呢?一个人?”

           部队,军队出身。

          “嗯,我知道有几个认识的,但没有和我一起来。”

         没有透露任何身份信息。

          “哦,说不定我看到了你的朋友,我看到了几个可能是来参加的人,但是去了别的地方。”这么巧看到几个?我一路上除了跟踪我的没见过别人这是为什么?

         “可能是去别的地方了吧。”

          “嗯,应该是。”他像是发呆陷入了沉默。

         安静了几秒,我还是忍不住问出我好奇的问题,“你怎么会来这?”

         “你指我怎么会猜集合点在这还是参加十二局的选拔?”    

        “集合地。”

         “我直接搜了本市和‘木’相关的能住人的地方……”和我一样。“我不确定是这里还是木材加工厂还是那个要改成原生态木体验馆的别墅我就先去了别墅再来的这里。”

           “你体能不错啊……”这么能跑。

           “还好,没绕多远,你呢?直接来的?”

           “我觉得这里可能性最大,‘木’最多。”

         “哇……聪明,可你怎么把体验馆排除的?刚好一个‘木’不是更有可能吗?。”

        “这个啊……秘密。”我露出淡定的笑,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根本没想到还有个要改成什么原生木体验馆的别墅!吓我一身冷汗幸好不是不然我就这么在第一关因为自己大意被淘汰了!

       有人帮拿行李兼陪聊很快就到达基地,所谓的森林水利调配局恐怕第一次这么热闹。院子里只有一栋大楼共三层,冬季天黑得早,现在楼里灯火通明,透过窗可以看见人影晃动,楼内楼外不乏走来走去四处打量攀谈的。我们还在院子出入登记处登记领宿舍钥匙就看到几个人怒气冲冲地拎着一堆行李从楼里奔下来,其中一个恰好奔到我们面扭头冲院子里大吼一声:“你们十二局的少给我傲!等我查出你是谁我搞不死你!”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口,却没有什么异状, 几秒的僵硬后他更加气恼的大步走了,喘着粗气在冬夜里像个蒸汽火车头。

        对于搞死十二局的我也很支持但敢问您何方高人能别喷我一脸唾沫星子吗!而且您吼得这么有气势但是并没有人搭理是不是怪尴尬的!

         “搞什么啊……怎么还会有被气走的?”走向大楼和我一起来的男生忍不住疑惑念叨。

          “……也算一种筛选手段咯”看在你帮我拿了一路行李的份上就给你透露点事吧,“这次来的人很广,有些被部门推荐来的精英,平时都是被捧着没跟安全局接触过也没见过这么莫名奇妙的测验,叫他们徒步找来就觉得是‘折辱’了他们受不了了。没点韧性的人十二局可是不会要的……你知道十二局‘有去无回’的传言吗?”

        大楼内有人走来走去,有人默默打量,而又有多少人清楚十二局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隶属于安全部,却鲜有人提起和十二局的合作。安全部就像一个有很多房间的奇妙屋,矗立在阴影之下,每间房藏着不同的故事和秘密,蹦哒着不同类型的小怪兽,有时路过屋外瞥见屋里故事的片段。而十二局,是个从来不开灯的房间,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着什么——除了在屋子里的人,而呼呼风声夹杂的模糊声响是唯一消息。

        他点点头认真道 :“知道的……谢谢。”

         “我才要谢谢你帮我拿行李。”我冲他笑笑,他也不再说谢我带路的报答这个借口,已经走到分配的宿舍门前,我把他的包还给他,他把我的行李箱还给我。

        我摆摆手,“和你当同事的那天,我再请你吃饭咯。”

        他笑道:“还是我请你吧。”

        我们都没问对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门口登记时也刻意避开了,我们是对手,他帮了我,我也帮了他,虽然觉得这个人值得认识认识,但是交朋友这个活动还是等选拔结束再说吧。进十二局的名额,我一定要得到。

        虽然这么想……

        宿舍有东西但是没有人,我收拾完行李,换掉裤子,坐上床,发起呆。

       我还是太不谨慎,居然忽略了原木体验馆这个地点,如果不是运气好,刚巧森林局就是集合地,我甚至在集合这第一个项目上就输了,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头皮发麻。